分类目录归档:Live

Live

小说集《夹边沟记事》

小说集《夹边沟记事》   作者: 阮一峰 日期: 2011年6月19日 我已经好几年不读小说了,但是这几天一口气读完了小说集《夹边沟记事》。 虽然名义上是小说,但是它写的都是真事,属于历史纪实。 (图片说明:《夹边沟记事》,天津古籍出版社,2002。) 夹边沟是一片盐碱滩,位于甘肃省酒泉市郊东北30公里处,靠近巴丹吉林沙漠,风大沙多,荒无人烟。 (图片说明:夹边沟卫星照片,来自Google地图。) 1954年,这里建立起了”夹边沟农场”,正式名称是甘肃省第八劳改管教支队,用来关押劳改犯。 1957年,”反右运动”兴起,甘肃省2000多名右派被关押在这里,接受劳动改造。他们遭受了惨无人道的对待,每天必须完成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艰苦劳动,口粮却不足一斤,大部分人最后都饿死病死。等到1961年初,夹边沟农场被撤销时,还活着的右派只有400余人!《夹边沟记事》写的就是这一段历史。 2010年,《南都周刊》做了一个专题《甘肃夹边沟农场50年》。下面就是几张50年后来自现场的照片。 (图片说明:随着风沙的吹蚀,当年掩埋的遇难者衣物被曝露在酒泉戈壁上。) (图片说明:距夹边沟林场办公

发表在 Live | 评论关闭

娟子的故事

  作者: 阮一峰 日期: 2007年4月18日 以下内容为转贴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2006年7月7日 七月七日,中午,在办公室开会,接到同仁医院的电话,要我立即过去,谈谈爱人的病情。 这是不良的预兆,前几天娟子因为胃不舒服,到同仁看,开了药,还不见效,再去,要求做胃镜,那是周二的事,那天,我在新浪、搜狐各有一个访谈。手机关机,下午一点多结束搜狐的访谈,家里帮我打理家事的表姐打电话告诉我,娟子一个人住院去了。 医院说娟子胃上长了息肉,如果是恶性的就会是肿瘤。我一直相信那肯定是良性的,但是这个电话让我知道,可能不是我心愿。 果然是恶性的,好在还是发现的比较早。医生问我要不要告诉娟子,没有太想,还是决定告诉她。我们都是成熟的人,是有能力承受这一切,即使不告诉,她也会猜得到,与其在猜疑中煎熬,不如坦诚的面对。 到病房,娟子正抱了手机一篇一篇地指导编辑改新一期的稿子,虽然我催促了几次,这通电话打了快有20分钟,才放下。我耐了性子,等娟子修改好电脑上的文字,再发出去。告诉她情况,只是短暂的沉默,娟子基本没有哭,我们很快决定要尽快手术,决定在什么地方手

发表在 Live | 评论关闭

关于唐家岭

关于唐家岭   作者: 阮一峰 日期: 2009年11月 8日 1. 前天的《华尔街日报》推荐了一本新书《蚁族: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 》。 中国的大学毕业生跟蚂蚁有何共同之处?新书《蚁族》描绘了北漂大学毕业生的生活,他们就像蚂蚁,头脑聪明,但作为个体微不足道,只有在群落中“聚族而居”才能获得力量。 这本书采访了600个北京的低收入大学毕业生,根据他们的经历写成。其中大多数人的月收入不足2000元,他们在北京郊区租下简陋的房屋,像蚂蚁一样挤在一起。 网上有此书的前三章,读完后第一个感觉就是很真实,没有任何夸大,很多大学毕业生的生存现状确实如此;其次,就是感觉很震撼,你知道有人在咬牙忍受,但是亲眼看到他们怎样忍受,还是令人十分动容。我很推荐此书,国内难得有这样直接反映社会现实的调查著作。 2. 书中主要写了一个叫做“唐家岭”的地方,“(它)是个小村庄,距天安门广场20公里,本地村民大约3000人,但外来人口已超过50000人,其中多数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毕业生。这些学生住的都是当地农民修建的五六层高的楼房,每层12间房,每个房间在10平米左右,两三个人挤一间。最多有七

发表在 Live | 评论关闭

《巨流河》书摘

《巨流河》书摘   作者: 阮一峰 日期: 2011年2月 5日 新年伊始,各家媒体纷纷评选2010年度的好书。 许多书单上,我都见到了同一本书《巨流河》,于是就找来读了。 它的作者是87岁的台湾大学外语系教授齐邦媛。1924年,她生于辽宁省铁岭市,6岁时随父亲搬家至南京。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,她逃难至重庆,后考入武汉大学。1947年大学毕业后,进入台湾大学教书,从此就留在了台湾。 她是这样回忆的: “我一个单身女子要渡台湾海峡去刚发生二二八动乱的台湾,是不可思议的事。每一个人都说,你去看看吧,当作是见识新的天地,看看就回来吧。大家都给我留一个宽广的退路。 一九四七年九月下旬,我随马叔叔渡海到台湾,想往着一片未知的新天新地。爸爸给我买的是来回双程票,但我竟将埋骨台湾。” 2004年,她在80岁的高龄开始动笔,历时四年写出了回忆录《巨流河》。在台湾出版后,好评如潮,于是大陆的三联书店在2010年10月引进了此书,又在大陆读者中引起巨大反响。 但是,我不推荐大陆的引进版。因为齐教授的许多观点,都与大陆的官方观点完全不同。想来不知道做了多少处删改,此书才能在内地正式出版。 齐教

发表在 Live | 评论关闭